[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旅游文化
更多>>图片新闻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赫山新闻网 > 旅游文化 > 名人文化 > 内容阅读  
胡林翼与箴言书院
  来源:新湘评论  时间:2014年07月21日   作者:钟桦  陈泽伟 

  

(题图为箴言书院旧址和胡林翼题写的“箴言书院”)

 

 

(胡林翼铜像)

 

  走进益阳箴言书院,望着残缺不全的书院旧址,人们总会把它与清太子太保、兵部侍郎、湖北巡抚胡林翼联系起来,因为这所书院不仅主要是由胡林翼出资修建,而且从书院的命名到办学宗旨的确定和教学内容的设定,都是他亲自确定的。箴言书院倾注了胡林翼晚年太多的心血。

  1.箴言书院坐落于湖南省益阳县(今益阳市赫山区)石笋乡东南隅志溪河畔的瑶华山,为胡林翼创办。胡林翼,字贶生,号润芝。清嘉庆十七年(1812)六月出生在益阳县泉交河长岗村;道光十六年(1836)中进士,列“殿试二甲第二十九名”;咸丰五年,任湖北巡抚;咸丰十一年(1861)卒于武昌,年仅五十,与曾国藩、左宗棠号为“咸(丰)同(治)中兴三名臣”。

  箴言书院初创时有房舍四进10栋96间,后增至108间,分为主室、斋舍、讲堂和正殿四部分。瑶华山不算高,而且离当时的益阳县城有一段距离,胡林翼为什么选这里为书院的院址,而且为何把书院取名为箴言书院呢?

  一是瑶华山远离闹市,山清水秀,空气清新;山下有被当地人称为益阳县的母亲河志溪河蜿蜒流过,志溪与瑶华山之间有一片开阔地,湍急的河水一个九十度急转之后进入这里渐渐平缓了,水面特别开阔,像一个平静的湖,这里独特的地貌和环境,自然成了胡林翼建书院的首选之地。因为他认为书院应建“于山乡,不宜城市,乱世用长,兵燹可虞也。”

  二是因为书院建在瑶华山,紧靠在胡林翼父亲的墓室旁边,中国古时候有要继承先人遗志,则“必倚先人坟墓”,所以胡林翼在父亲墓地不远处修建了祠堂,在祠堂旁修建起箴言书院。

  胡林翼之所以将书院取名为“箴言书院”,是为了纪念其父胡达源在长沙城南书院执教时所著的《弟子箴言》。《弟子箴言》汇融先儒,语出心得,引经据典,授经化史,以酣畅淋漓的讲授,非常有益于教学,以此为书院之名特别贴切。

  的确,当年胡林翼在选择书院校址时,是花了不少心思的。为最后确定院址,他除亲往益阳名山碧云峰(当时称“小庐山”)、桃江等地考察外,还派精通勘舆之术的风水先生夏先范到各地勘察。夏先范经过考察,回复说:“十五里有石笋山,结阴穴富贵悠久,结阳穴可出词林。”胡林翼于是决定:“阴穴葬吾父,阳穴可为书院”。这样,箴言书院就定址于石笋瑶华山之南麓。

  胡林翼创建箴言书院的初衷,一是为了珍藏父亲的《弟子箴言》,二是为了解决本地子弟读书问题,这从他与友人汪梅村、蒋文若等通信中可以看出:“伏念先光禄主持正学,身体力行,为邑人所钦,仰拟行茔高敞,于地旁建立祠堂,外间架迭为书院体势,购群书实中,即以公之邑人士。”

  1853年,书院奠基之时,胡林翼休病在家,他亲自执铲,参加了奠基仪式。而大规模修建书院时,胡林翼正在湖北巡抚任上,因战事吃紧,他不可能亲力亲为,书院建设的大小事务,均由他夫人陶静娟主持。

  2.箴言书院在湖南书院中的影响,还在于它的修建得到了曾国藩、左宗棠、李希庵等名人的大力支持,特别是湘军主要领袖曾国藩的支持。曾国藩不仅捐献资金为其修建书院,而且亲自为书院写了碑记。

  为修建箴言书院,胡林翼与曾国藩等有多封书信往来。咸丰十年十月二十八日,胡林翼致信曾国藩,请求曾氏为书院搜集各种书籍。

  曾国藩接书信后,立即赠书数十种,并亲自为胡林翼开列了学院的《藏书目录》。

  胡林翼还请曾国藩作《箴言书院记》,并要求用书写上石碑的字体。曾国藩接信后立即复信胡林翼,明确表示,《箴言书院碑记》决不敢推诿。

  咸丰十一年六月,曾国藩又致信胡林翼,询问书院修建的具体情况。

  1861年9月,胡林翼病逝后,曾国藩又亲自为“箴言书院”筹资。书院修造资金的最后缺口,曾国藩个人独捐近三分之一。同时,他还致书友人为其捐资。

  曾国藩之所以对胡林翼修建箴言书院如此竭尽全力,不仅积极捐资捐物,而且在精神上给予极大支持。一是因为对胡林翼确有深厚的情感;二是表现了他对传承湖湘文化及藏书利于读书士子的莫大情怀。

  书院建成后,曾国藩撰写了《箴言书院记》,高度称赞胡林翼“侍郎自开府湖北以来,即以移风易俗为己任”。“建箴言书院,将萃益阳之士而大淑之。”“后有名世者出,观于胡氏父子仍世育才,肫肫之意,与余小子慎其所习之说,可以兴矣。”

  l864年,箴言书院落成;次年正式招生。1904年,清政府颁布了《钦定学堂章程》,箴言书院遂改为校士馆。1912年,将校士馆改为箴言学校,继而改为县立第二高等小学,至1921年停办。抗战时期,长沙私立育才中学迁至益阳,借书院地址继续办;1954年,益阳县人民政府在箴言书院旧址创办益阳县第一中学分校,后改为一中。1994年更名为益阳市十一中,2001年改名为益阳市箴言中学。近160年来,滋兰树蕙,桃李芬芳,名播三湘。由一本书《弟子箴言》缘起,创立的箴言书院发展到现在——一个现代化的省级重点中学,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3.箴言书院从创办时开始,就明确了书院教学和学生学习的重点内容,是以孔朱儒学为主体,具体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朱子》《小学》《近思录》诸书。二是“三礼”,即《周礼》《仪礼》《礼记》。三是《弟子箴言》,即胡林翼父亲自撰的著作。

  通观箴言书院教学和学生学习的重点,显然是把修身养性育人放在第一位的。

  箴言书院竣工并正式招生时,胡林翼虽然已经作古,但后人仍执行了胡林翼在世时已经拟定的书院教学和学生学习的主要内容及管理方式,并在他原来拟定好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完善和拓展。

  书院筹建时,胡林翼就曾经与人多次谈及书院的规模和教学内容。他说:盖先宫詹之志,由宋五子上推孔孟之旨,尤严于公私义利之际,始于切近,以致远大。这话的意思就是,学习孔朱儒学,重点弄清什么是“公私义利”,而所谓“公私义利”不仅仅是牵涉正心修身问题,而是关系到治国治民的大问题。要达到这一点,必须以《朱子》《小学》《近思录》诸书为先。胡林翼特别推崇《周礼》《仪礼》《礼记》等儒家经典,他认为,讲学亦必以复礼为主,也就是说要学好“三礼”。他多次说,“三礼”之学,百世不惑,非教好不可。至于胡林翼为什么把自己父亲的《弟子箴言》作为书院的主要学习内容,表面上好像有“唯亲”之嫌,其实,我们从曾国藩对这部书的评价就可以清楚这并非胡林翼的私情使然。曾国藩曾说:《弟子箴言》“自洒扫应对,及天地经纶,百家学术,靡不毕具。甄录古人嘉言,衷以己意,辞浅而旨深要。”并强调自己是“实尝受而读之”。

  箴言书院还非常重视学生学习的能力培养,要求学生“本理学、德、政事、言语、文章,一经贯之”,反对“徒视诵读为资文艺”。所以,第一任山长编写的《箴言书院学程》,就包括经、史、立身、治事、为文五门,而“治事”一门,就包括了军事、地舆、政治、农桑四类书目,重在学生能力的培养。正如曾国藩后来所说:(箴言书院)以教之琴瑟钟鼓,以习其耳;俎豆登降,以习其目;诗书讽诵,以习其口;射御投壶,以习其筋力。

  4.箴言书院在办学过程中,着力推行了胡林翼父亲在《弟子箴言》中所倡导的“育材之法”,概括起来有以下三点:

  ——养成良好的校风与学风。曾国藩曾说过,箴言书院的教育其始矣,无所知识,未几而聘省,欲逐众好,渐长渐贯而成,自然出一二人以达于通都。渐流渐广,而成风俗。也就是说,从书院中培养出“尖子”而提高学校声誉,并以此影响其他学生,养成学生爱护学校名誉而认真学习的校风。此种校风一旦形成后,其势不可挡,“穷天人之力,而莫之或御”。在学风培养中,箴言书院主张“崇实而黜华贱”,“使人知务实学而推见诸行事”。学院坚决杜绝“书院多华士,少朴学”的风气,认为这种风气为“官长之道也”,应该立即废止。

  ——因材施教。箴言书院非常注重因材施教,因人施教的教学方法。正如曾国藩在《箴言书院记》中说:“窃尝观天之生斯人也,上智者不常,下愚者亦不常,扰扰万众,大率皆中材耳!中材者,导之东而东,导之西而西,习于善而善,习于恶而恶。”书院根据个人的资质,进行分等排队,而后按不同情况进行教育,这是符合当时的教学实际的。当然,曾国藩提出的上智不教而能,下愚教而不能的观点,认为人智慧和才能是先天的,是一成不变的观点,带有明显的主观唯心主义色彩。

  ——建立规章制度。书院成立之初,就有一套较完整的用人、教学、学生学习的规章制度,并严格执行。对此,曾国藩在《箴言书院记》中曾说:箴言书院“宽其涂辙,而严其教条”。换句话说,箴言书院在培养邑人子弟时,路子可宽一点,但要形成条例、制度,并且严格执行。这样,培养出来的人才合符规格,既有利于树立良好的教风,又有助于教学质量的提高。

  箴言书院管理体制完备有序,实行的是山长负责制。书院规定山长每月必须讲学二至三次,同时负责处理书院日常事务,包括执掌契约,管理田产、租谷、房屋、膏火等。另设斋长若干名,一般由秀才担任,要求有一定的学识,主要负责学生作文的收发等教学事务。山长的选聘十分慎重,条件严格,要求很高,必须是“品学兼优”的名儒。我们仅从以下几任山长的选聘中,就可以看出书院对这个问题的高度重视:

  庄受棋,江苏阳湖人,清翰林侍讲,曾任湖北布政史,后因病休居桃花江,被书院选聘为第一任山长。

  黄自源,安化人,清探花,著名书法家。著述有《宋真宗御注四十二章经》《殿试卷》;字贴有文天祥《正气歌字贴》和《黄自元间架字贴》。也是“品学兼优的名翰林”。

  王龙文,湘乡人,清光绪时的探花,官至编修。曾著《平养堂文集》10卷,《诗文集》20卷、《平养堂疏稿》《湘乡笃袁君墓志》《湘乡潘刘孝烈妇徵诗启》。曾为箴言书院大门题联:“以文会友,举善为师”,为礼堂题联:“斯文一缕千钧日,我辈三纲五典身”,横额是“一缕千钧”。他是第十八任山长,也是书院的最后一任山长。

  书院规定:山长任期一年,可以连聘连任。山长待遇颇高,“每年束修谷三百石,每月伙食需谷四石,厨役、随丁每月工食需谷二石。”书院专修“半学斋”供山长居住。其中有一位受聘而未应聘的山长叫赵午桥。他因主持龙洲书院无法分身故未到任。一般来说,当时书院聘定山长由知县下聘,而箴言书院则由知府下聘。

  除山长外,书院还有志道斋、据德斋、依仁斋和游艺斋长各一人,监院一人,掌理院事;掌管二人,帮助监院处理院务;首事数人,掌开馆放馆及春秋祭事;司书一人,掌书帖、备试卷、发榜等事。

  箴言书院主要招收本邑子弟,约两百人。由于箴言书院体制完备,提倡“黜华贱”,崇“朴学”,所以,培养出了不少奇才,有清末举人罗德源、周成厚、夏玉忠、贾兴元;有民国年间教育家陈天倪、曾运乾、张德藩,民主革命烈士刘安帮,国民革命军将军蔡钜奠等。

  离开箴言书院,回头远眺瑶华山,我们惊奇地发现,瑶华山的整个山体像一仰卧的巨人,头、颈、身了了分明,眼、鼻、唇历历在目,箴言书院正好处于巨人的心脏部位,天人合一,天衣无缝,古人真是独具匠心,用心良苦啊!瑶华山、《弟子箴言》、箴言书院,使我们再一次深深感受到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编辑:赫山新闻网]
中共赫山区委、赫山区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赫山区委宣传部承办
Copyright 2004-2010 www.heshanq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赫山新闻网 红网赫山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