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旅游文化
更多>>图片新闻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赫山新闻网 > 旅游文化 > 文艺之家 > 内容阅读  
一杯沧海盈浮华
  来源:区委宣传部  时间:2015年07月06日   作者:徐海良 

  丹墀金銮延伸几许,却到不了他们内心坚守的道德的最后的阵地。浮华沧桑如云烟霎时湮灭。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这是一群流浪落魄却未曾沉沦抑志的文人。他们是一个民族文化的符号坐标,标对整个上下五千年的风雨。他们是一段历史不老的行吟者,生花妙笔屹立成一座座巍峨的青峰,若临臻化之境,高山仰止。

  流浪之程长兮,日月何以量兮?

  失志之困囿兮,沧海何以盈哉?

  杯容清酒,沧海殇殇,浮华亦盛……

  (一)行吟江畔的楚魂

  香草环佩,蕙兰懿德。江蓠芷兰熏香,沧浪之水洋洋。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哀民生之多艰,叹子民之疾苦。

  屈子衣袂漫扬,穿过氤氲千年的美丽,款款地走进生命的历史,融入永恒的丹青。

  楚王昏庸,醉心于后宫享乐。子兰谄媚,郑袖内惑,治世之道皆已荒废,圣贤之礼抛诸身后。君王眼中看不到哀鸿遍野,听不见民间萧萧疾苦声,近不了贤臣的逆耳忠言。楚王宫殿,君王喜看香鬓粉面,乐听丝竹靡靡之音,畅饮美酒佳酿。醉生梦死,往陷尘俗。

  屈子直砭时弊,治国之大政却被弃之于朱红的御案。朝中权贵的倾力压轧,进谏谗言。偌大一个楚国,竟无屈子的容身之地。治国之志难酬,却忠而被谤,信而见疑,屈子能无怨乎?

  排挤。贬官。流放。汨罗江清澈的水接纳了这位周身疲惫满面槁容的落魄者。

  屈子怨,怨君王遗弃先祖励精图治的遗训,怨君王视先祖披荆斩棘方有尺寸之地而弃之如草芥,怨自己生不逢时明主难觅的悲哀。

  仰天长叹而凝九章;满腹愁情而铸离骚;哀怨而吟九歌。

  屈子愤懑,屈子疾呼。行吟江畔,手执竹简,叹命途多舛,悲楚国命势。却不曾有知己相和,秉烛倾谈。

  郢都攻破,王室宗庙隳灭,干戈相见,生灵涂炭。一切皆已无法挽回。屈子终于可以了无牵挂,天注定楚要亡矣。依旧在行走,为社稷苍生,愤而抱石沉江,屈子走进了一个氤氲模糊的悲剧。

  浩浩云梦泽,莽莽洞庭湖。汤汤汨罗水,终涤清白身。沧浪之水濯其缨足,屈子终未置于乌涅。

  生为苍生谋福祉而奔走,死亦逝灵荫福万古千秋。

  日月经天,楚魂已逝。天地恸哭,后世瞻仰。

  (二)一个民族仕林的背影

  在中华民族古代的仕林里,有这样一群智达之士。他们心系天下苍生,胸怀江山社稷。他们直言进谏,抨击弊政。他们挥毫泼墨,舒心中压抑之痛,写就流芳珠玑。他们傲歌豪饮,纵使失志也不曾沦堕。浓烈的浊酒早已化成胸中的一壶乾坤。儒家文化千年的浸染早已把大同盛世之治溶入他们的殷殷血脉。封侯觅相,以拯天下为己任,傲而出入仕林。

  三国魏晋,天下裂而乱世纷争。竹林七贤,贤明通达,或倚马挥鞭,或放歌于邺下,或避退隐世。七贤之嵇康者,犹为最也。

  也曾想仁治黎民,以自身之清白激荡朝廷之污浊。然,天生清傲,难与宵小奸佞共辅一君。政治生命已死,自当隐居避世,从此与世俗隔绝。

  嵇康蔑视功利,当好友山巨源与君谋差时,愤而提笔写下绝交书与之割席。陶然者,当如随卧而饮,雨不蓑笠,晴不就荫。布衣褴褛毋整,草鞋裹脚,发不盘髻。临水赋诗,闲听竹叶声,斜饮壶中酒。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竹林为帐,以琴弦为友,不胜逍遥快活。实乃真性情也。

  嵇康最终还是没能避开尘世的政祸。或许,这是他生命中一个无法逾越的劫数。

  刑场上。悲风骤然而生。只有嵇康微微的笑,从容淡定而悲壮。乱发遮住平淡如水的眼睛,这是时代的迷离,亦是历史的彷徨。

  一曲广陵散已毕,天上人间俱寂。

  当刽子手划过一道迷离的曲线,屠刀立地,整个民族仕林完全黯淡。这段历史,从此不再完整。

  嵇康,让我们看到了中华历史上知识分子最有骨气的篇章---魏晋风度。

  (三)苏东坡突围

  那弱小的在风雨中飘摇的宋王朝如何能容纳你海天片羽的惊世词作。

  不必翻阅尘封的史籍述说你的功绩与辉煌,你的厚重足以使整个北宋熠熠生辉。

  “乌台诗案”被诬为“为诗文谤朝之政”,身陷囹圄。从此,东坡开始了中国历史上最长的贬官之路。抹去京城繁华的记忆,踏上一段失喜并存的历史。

  东坡一生奉儒释道之义,儒家修心,佛家净心,道家平心。兼容并蓄,化用于胸。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赤壁的铁戟沉钩仍在,当年的擂鼓声隐约入耳。孟德的勃勃野心,周郎的儒雅英姿,孔明的借天象呼风唤雨。英雄已逝,而江水滔滔绵亘。东破心中豪气顿生,人生苦短,何必拘泥于一朝得失,一时沉浮。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回想自己的处境,一人踽踽独行,少一贴心红颜相伴。斯人成灰泪未尽,衡卿如晤亦绵绵。东坡迷惘,哀悼亡妻,心中悲苦,孰人可知?

  还是纵情于山水忘愁。执一鱼竿,披一蓑衣,择一人静僻幽之处,试钓天下事,酌墨心中词。“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抚竹而立,低头慢行徐吟。“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忘却愁苦,东坡是世间最智慧的达者。

  郁郁苦难是一座坚实的围城,东坡亦曾困陷于此。有过迷茫,有过悲怨。然东坡是何等的智者。从东都汴京到黄州,直至海南崖州,瘴气没能消除他的壮志,亦没能抹杀他对黎民百姓的功绩。一首首豪放的词,一篇篇大气磅礴的华章,整个北宋有你才攀上文化的另一座高峰。东坡是历史上文人难以企及的一个高度。

  东坡终于突围,突破了自己和时代的局限。唐宋大家,词坛巨擘,终成万世不朽之业。

  巍巍中华,万古流传。文人相和,天地同祭。绣口一吐,便是整个历史万象。

  浩瀚长河,星辰生陨。后世传颂,万代永殇。提笔泼墨,皆成全部时代百家。

  安息乎?祭兮!尚飨!

[编辑:赫山新闻网]
中共赫山区委、赫山区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赫山区委宣传部承办
Copyright 2004-2010 www.heshanq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赫山新闻网 红网赫山站